如何看待国内直播网站与国外直播网站模式上的区别?

发布时间:2017-11-12   阅读数:3058

2016年初开始,有两件事情在互联网得到很快的传播,成为现象级事件,一件是人,一件是行业。一个87年出生的姑娘用了半年时间,推出了34个视频,圈了600万粉(获得投资后1个月的现在微博粉已破1200万),并成功获得了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1200万的联合注资,估值3亿,4月21日首条后贴广告以2200万的天价拍出,被打造为所谓的新媒体第一个标王,她叫papi酱。



当下制约因素并不会过多限制直播平台的发展

在直播平台崛起后,众多的业内人士对直播平台报以深深的担忧,特别是在疯狂烧钱、涉黄以及美国同类网站Meerkat主动放弃直播业务后更是让整个直播业务蒙上了阴霾。Medium的《移动直播的悖论,这是我不看好直播平台的六个理由》提出了国外媒体人基于消费不对称、缺乏发现优质内容渠道等看衰的原因。在笔者看来,直播平台诚然存在诸多的问题,这些问题的确会在一定程度制约直播平台的发展,然而这些问题只会延缓直播平台的发展,并不会阻止其兴盛,更不可能导致其死亡,毕竟只要满足人性弱点,平台的生命力就会旺盛得难以置信。比如色情网站占据整个互联网流量的1/3,最大的色情网站Xvideos每个月有44亿的访问量,比阿里巴巴的流量还多。在笔者看来制约直播平台发展的主要因素可能有:

1、UGC带来的色情/暴力/赌博/舆论监管等违法行为。比如斗鱼三骚,比如之前的造人以及文化部下发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意见。

2、VC盲目追捧带来的行业畸形催熟。VC投资带来的一窝蜂效应让原本需要数年的运营积累和用户习惯培育的行业在短期内迅速被催熟,这造成了行业的恶性竞争以及由此而来的企业“虚胖”,比如打车行业和之前的团购行业,烧完数十亿美元的滴滴和美团仍然盈利无望。

3、内容及产品高度同质化。所有直播产品直播界面、功能架构都与Meerkat几乎完全一致,盈利模式也一致,内容类别也是以秀场(美女)元素辅以其他类别,美女元素外的差异化内容模式仍然在艰难的探索。

4、专业内容的生产和发掘更加困难。UGC特别是秀场模式的UGC带来的是为消耗无聊时间而产生的低质内容,高质内容较少,而纷繁的视频UGC导致优质内容的发掘比文字困难得多。

以上几点制约因素,看起来每一个因素貌似都可以往下延伸,未来每一个因素都可能加剧,之前因为这些因素而死掉的企业也不少,比如饭否,比如拉手,快的,比如土豆......然而,其实直播行业所涉及到的这些因素在互联网各个行业几乎都会遇到,视频如是,社交也如是,每个行业中能脱颖而出的领头羊都是少数,但直播的风口下,在移动化的浪潮下,在网红化背景下,直播平台发展或可超越其他行业,直播平台的发展也会比我们乃至行业从业者认为的更好,在美国未能蓬勃发展起来的直播行业或许会和团购一样,在中国的土地上长出中国特色。

一、主播是个人IP化、IP个人化的特殊体

直播平台最重要是内容,内容是由个人主播提供,与传统平台最大的差异就是个人的IP化,而且是数量巨大的个人可以IP化,在平台建设自己的个人形象并与粉丝实时沟通,进而将个人形象IP化并且借助平台的机制迅速变现,这是其他渠道所不具备的规模化的个人IP化以及通畅的变现途径。

个人化的IP并不是一个新兴事物,一直有之,而且价值也早被人所知。

批量化生产个人化IP的机构前有新东方,生产了罗永浩、李笑来、徐小平、艾力、周思成、马薇薇等名师,后有央视生产了罗振宇(罗辑思维)、张泉灵(紫牛基金合伙人)、王凯(凯叔讲故事)、马东(米未传媒)......这样的个人在成为IP后,新业务不仅获得媒体和资本的追捧,也获得了粉丝的认可进而有了较为通畅的变现渠道和变现能力。

二、直播是全新的内容生产方式

直播在内容生产上拥有远比传统视频、文字平台更多优势,一方面直播降低了内容的生产门槛,改变了内容生产方式,另一方面是实时交互的增加让内容生产更契合用户需求。

从内容生产上看,一方面直播降低了内容的生产门槛,改变了内容的生产方式,传统的内容生产模式是精细化、标准化的流水线式产出,背后的生产逻辑都是几乎一致的,用各个角度的拍摄用更多并剪辑一个看起来是精品的作品,耗时长且难以根据市场的反馈进行优化,很多电视剧一推出市场就只能听天由命,即使有些电视剧根据播出过程用户的观看反馈而拍摄后期的情节进而达到符合消费者预期的效果,但这对整个团队都是极为困难的,这也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边拍边播模式仍然不能得以大范围推广的原因。

直播则无需花费大量的时间,只要一台手机(电脑),就可以产生内容,而内容本身可以多样化,除了复用传统平台所涉及的精细化内容,直播还包罗了旅行、脱口秀、技能展示,甚至聊天式的拉家常等更广泛的内容,人人都可以是主播,人人都可以产生内容,再小众的内容需求都可能在主播的实时ugc模式下得到,再小众的内容输都可能在直播平台输出并收获粉丝的支持。主播每一期直播基本都是实时的(如果不算平台为内容监管而设置的滞后时间),主播可根据热点事件定制内容主题,当紧急事件发生后主播确定直播主题后即可进行内容输出,这无疑加快了信息的传播速度,比如和颐酒店事件爆红当天就有用户到酒店进行直播,而传统电视媒体介入晚了近一天,类似罗辑思维想要介入则至少又是在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未来直播平台下人人都是记录者,央视等主流媒体接入直播源做素材联通重大事件的当事人获得第一手资料或就在眼前。直播的内容生产方式尽管不是受到推崇的众包或者分享经济模式,但和二者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那就是发挥单个人的价值,将其积累起来形成新的势能,这或许和1024文化有异曲同工,人人都是内容消费者,但又都是内容生产者,只要有满足自我需求内容的获取,那就好人一生平安。

第三方面,直播的内容生产方式更接地气。直播的内容在某些情形下并不是内容越专业越有价值更能获得用户的青睐,临场表现同样是重要的内容。众所周知,JY的LOL技艺高于小智,但小智的临场表现高于JY,这就带来小智的身价高于JY50%,达到1500万。

直播背后的“马斯洛需求”

直播同样是最佳的消耗无聊时间的解决方案,和菜头说:' 性是第一生产力,无聊是第二生产力,免费是第三生产力 ',直播正是目前解决无聊的解决方案,而且还是免费的。在解决用户无聊时间的时间上,具备互动性的实时视频平台无疑是最能调动用户的,在直播平台可以让中意的主播回答自己的问题双方互动,送出些许礼物就能让主播说一句谢谢或者爱你,并念叨自己的名字,何乐而不为?AKB48的宅男粉丝们为了和偶像一次握手会不惜一次买下数千张唱片,这样的粉丝在直播同样不少见,因为无聊而将直播当成解决方案的用户会越来越多。ID为“阿呆与漓妹”的熊猫TV女主播直播自己睡觉的过程,获得了上万名粉丝并成功引起了王思聪的兴趣获得7万打赏;韩国少年金成镇,每天直播吃晚餐的过程,一个晚上平均可挣11000元。《her》中孤独的作家西奥多爱上了电脑操作系统的女声萨曼莎事情恐怕已经在上演,只不过西奥多爱上的虚拟人物,而直播观众爱的是屏幕另一端的主播而已。

同时在无聊需求之外,用户的窥私、猎奇等需求同样也是也可在直播平台得到较好的解决。直播平台的兴起为观看他人生活的人找到了一个出口,光明正大的“偷窥”另一个城市或者国家的陌生人的生活成为某些人乐此不疲的爱好。

正如格隆汇近期撰文表示:你知道中国有多少人没智商,却有用不完的无聊时间吗?如果你用更无聊的东西,去帮他们打发掉无聊的时间,你的商业模式就成功了一半。企业与直播平台发生关系的最佳时机

直播平台和常规内容平台最大的区别是用户对主播的追逐,对普通观众而言,看的是主播,平台只是承载,哪里有主播哪里就有粉丝,而同类主播的汇聚就形成了不同的平台属性,斗鱼、虎牙强在游戏直播,映客、花椒强在美女主播,ME强在年轻明星粉丝潮人人群.....主播为平台带来粉丝,平台用户的聚集又带来同类主播,主播又反馈平台,二者相辅相成形成品牌特色,所以MISS从龙珠离开进入虎牙,小智从熊猫进入全民TV后,对原平台的品牌和流量都带来了不小的影响,现在正是和直播发生营销关系的好时机。

扎克伯格在推出Facebook live时表示,直播是目前最让他感到激动的事。Facebook已经面向所有用户开放了视频直播功能,并把“Facebook Live”放在了产品中心按钮的位置,Twitter旗下直播应用Periscope上线一年即获得快速发展,而谷歌也准备发布YouTube Connect。在现在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人人直播时代.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相济路附近河南省大学生创业就业服务基地410 Copyright © 2017 郑州维空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维维微课堂基于微信应用程序开发,能有效的为用户提供在线课程,缩小用户与讲师之间的距离,让您感受到与传统课堂一样的学习环境。微信直播教学系统,微课语音直播系统是专业的专注的网络在线课程系统联系QQ307191323电话15378719815。